13653854355

无印良品是否反向混淆?二审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2-10-17 浏览:0

2022年9月23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就中日“无印良品”商标案最新一战作出二审判决📃

1.关于邮寄包裹袋上使用涉案商标,二审法院认为:

对于涉案“無印良品”专卖店这种主要提供自有品牌零售服务的综合性杂货店铺而言,被诉侵权网店及购物明细单抬头、网购商品邮寄包裹袋上标注的被控侵权标识,并非旨在表明某一商品来源,而是表明商品销售服务提供者。上诉人关于被诉邮寄包裹袋系商品包装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官网商城及其购物明细单使用涉案商标,二审法院认为:

对于涉案“無印良品”专卖店这种主要提供自有品牌零售服务的综合性杂货店铺而言,被诉侵权网店及购物明细单抬头、网购商品邮寄包裹袋上标注的被控侵权标识,并非旨在表明某一商品来源,而是表明商品销售服务提供者。

3.关于是否构成“反向混淆”,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亦注意到,正是基于被上诉人在对其品牌的运营过程中,一直持续将“無印良品”“MUJI”及其结合的标识使用于其提供的杂货商品零售服务上,从而使得相关公众已经将该标识与被上诉人及其母公司良品计画之间建立起稳定的对应关系,即普通消费者在被上诉人开设的“無印良品”专卖店或网上店铺中购买涉及第24类商品时,不会误认为该商品来源于上诉人。此外,被上诉人销售的第24类商品上使用其自有“MUJI”商标,未使用被诉侵权标识被上诉人的使用方式已合理避让上诉人的“无印良品”注册商标的权利边界,上诉人关于反向混淆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图片图片图片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沪73民终7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慧忠北里天创世缘D1座1804室。法定代表人:马涛,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国强,北京市京泽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高越,北京市京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601号35楼3501-3508室。法定代表人:清水智,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庞磊,北京观永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义彪,北京观永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棉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印良品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20)沪0107民初29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并于2021年12月27日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调查和询问。上诉人棉田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国强、高越,被上诉人无印良品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庞磊、黄义彪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棉田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棉田公司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事实和理由:

一、被上诉人的邮寄包裹袋属于商品包装,其在邮寄包裹袋上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无印良品”属于商品商标的使用;被上诉人在销售第24类商品时虽未在商品本身使用被诉侵权标识,但在商品包装、交易文书即购物明细单上使用被诉侵权标识均系对上诉人“无印良品”注册商标权的侵害

二、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是对服务商标的使用,商品网上销售平台属于服务场所错误。被上诉人为销售自己的商品所提供的服务不属于商品分类表第35类服务中的“替他人推销”之零售服务,其所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不是服务商标。

三、一审法院认定被诉侵权商品上使用的“无印良品MUJI”与被上诉人对应,但亦构成反向混淆,亦是对上诉人“无印良品”注册商标权的侵害。被上诉人恶意侵害上诉人商标权,获取非法利益,主观恶性极大,应当予以重罚。

被上诉人无印良品公司辩称:

1.被诉侵权商品上没有使用上诉人的权利商标,不存在商标侵权。

2.网店抬头、小票明细抬头并不标明在商品名称中,被诉的邮寄包裹袋使用“无印良品”是企业字号和服务商标的使用

请求维持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上诉人棉田公司一审的诉讼请求:

1.判令无印良品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第1561046号、第7494239号、第1413042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包括:1)停止在棉田公司权利商标指定的第24类商品包装及交易文书上使用“无印良品”商品,2)停止在其官网页面顶部及其他显著位置使用“无印良品”商标;

2.判令无印良品公司在中国大陆所有门店(包括直营店、加盟店)入口显著位置、“无印良品MUJI”微信公众号(微信号:MUJI_CHINA)及无印良品MUJI官网(www.muji.com.cn)首页及头条位置连续30日发表书面声明,消除因其侵权行为造成的不良影响;

3.判令无印良品公司赔偿棉田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币种下同),以及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费用合计75,080元。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及裁判理由详见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判决:对棉田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上诉人二审中提供关于第1561046号“无印良品”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2020)京行终1737号关于第7494239号“无印良品”商标无效宣告请求的行政判决书、(2021)京73行初4926号关于第1561046号“无印良品”商标无效宣告请求的行政判决书、第35类第4471277号“无印良品”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以证明被上诉人对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是商品商标的使用、被上诉人销售自有品牌商品不属于对第35类商标的使用,被上诉人认为上述证据因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采纳被上诉人的质证意见,对上述证据不予采纳。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

上诉人在第24类商品上注册了第1561046号“无印良品”商标、第7494239号“无印良品”商标、第14130423号“無印良品”商标,未经上诉人许可,他人不得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无印良品”“無印良品”相同或近似的商标。

本案中,上诉人主张侵权行为有如下三种:

1、网购商品邮寄包裹袋上使用“MUJI無印良品”(上下)标识字样;

2、官网商城购物明细单左上角使用“MUJI無印良品”(上下)标识字样、反面抬头使用“无印良品”字样;

3、官网商城网页首部或其他显著位置使用“MUJI無印良品”标识字样。

本案二审主要的争议焦点在于上述三项被诉侵权行为是否侵害上诉人的“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

本院对此评析如下:

上诉人提出网购商品邮寄包裹袋属于商品包装,故被上诉人在邮寄包裹袋上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构成商标侵权。一般而言,商标的使用不仅局限于在商品本身上的使用,还可以包括在商品包装或交易文书上的使用,其中商品包装,主要是指商品制作过程中为实现商品流通方便而进行的包装

本案被诉邮寄包裹袋是被上诉人经营的零售店铺专门为不特定商品统一提供的为邮寄使用的包裹袋,系为向消费者邮寄商品而使用的防止商品毁损的包裹袋,实际是店铺提供服务的一种方式。因此,上诉人关于被诉邮寄包裹袋系商品包装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上诉人提出被上诉人为销售自己的商品所提供的服务不属于商品分类表第35类服务中的“替他人推销”之零售服务,其所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不是服务商标。

根据在案证据证实,被上诉人的经营模式主要通过在全国各地开设实体专卖店及网上店铺,主要从事自有品牌的家居、服装、食品、文具、化妆品等日用杂货商品的零售服务。

在其专卖店提供的杂货商品零售服务上,被上诉人在开设的实体专卖店招牌及网上店铺标注为“無印良品”或者“MUJI無印良品”,在统一使用的购物明细单及邮寄包裹袋上使用“無印良品”等标识。

对于涉案“無印良品”专卖店这种主要提供自有品牌零售服务的综合性杂货店铺而言,被诉侵权网店及购物明细单抬头、网购商品邮寄包裹袋上标注的被控侵权标识,并非旨在表明某一商品来源,而是表明商品销售服务提供者。

因此,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对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不是服务商标的使用,而是商品商标的使用之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销售自己商品之服务不属于第35类服务类别之上诉理由,首先,被上诉人就自有品牌商品的零售服务,是否属于第35类服务类别并不影响本案的侵权判定,亦不属于本案应当审理的范围。其次,在案证据显示被上诉人关联公司的第4471277号“無印良品”商标在第35类推销(替他人)等服务上曾被国家商评委认定为驰名商标。因此,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被诉侵权标识使用在被上诉人自有品牌杂货商品的零售服务上,而上诉人“无印良品”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在第24类商品上,前者服务与后者商品之间不构成类似商品与服务。因此,被上诉人的被诉侵权行为未侵犯上诉人“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

同时本院亦注意到,正是基于被上诉人在对其品牌的运营过程中,一直持续将“無印良品”“MUJI”及其结合的标识使用于其提供的杂货商品零售服务上,从而使得相关公众已经将该标识与被上诉人及其母公司良品计画之间建立起稳定的对应关系,即普通消费者在被上诉人开设的“無印良品”专卖店或网上店铺中购买涉及第24类商品时,不会误认为该商品来源于上诉人。

此外,被上诉人销售的第24类商品上使用其自有“MUJI”商标,未使用被诉侵权标识被上诉人的使用方式已合理避让上诉人的“无印良品”注册商标的权利边界,上诉人关于反向混淆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因此,一审判决认定被诉侵权行为不构成侵害上诉人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1400元,由上诉人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陆凤玉

审    判    员 杜灵燕

审    判    员 陈瑶瑶

二〇二二年九月二十三日

法  官  助  理 钱 琼

书    记    员 沈晓玲

德知盈是创新型、综合型、科技型的法律服务品牌,主体公司为河南徳知盈法律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控股河南德知盈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德知盈(北京)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河南德知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河南惠发律师事务所为依托,整合优质专业财税公司,聚集大批优秀的复合型法律人才、注册会计师、税务师、知识产权代理人、创业辅导师及各领域行业专家,专注于为企业提供优质定制、卓有成效的一站式综合法律服务。

德知盈法律服务团队法律诉讼业务专业领域为:婚姻家庭、民间借贷、交通事故、法律咨询、合同纠纷、劳动工伤、建筑工程、医疗事故、债权债务、人身伤害、地产纠纷、刑事诉讼。我们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免费线上法律咨询服务,牢记使命,践行公益,敢于担当,普法先锋!

返回列表
法律诉讼 LEGAL PROCEEDINGS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德知盈集团